• 历史虽不是童话、小说,但把事实安排得生动活泼,让人印象深刻,

2020-06-22

历史虽不是童话、小说,但把事实安排得生动活泼,让人印象深刻,

我一直希望《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能够达成这样的理想:

让小朋友、大朋友都知道一些他们尚未出生之前,中国发生了些什幺事情,那些事情又为何与自己相关。并且透过这些叙述,能使读者在现实世界裏体会出生存的意义。换句话说,那些具有典範意义的人、事、物,将融会凝聚成为人处世的伦理座标,帮助我们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使好人出头,好事成功。

在历史故事中,所有的道德、智慧,皆非抽象概念,它们都是有血有肉、悲欢离合、恩怨情仇的现实;经过这番洗礼,孩子将学会理解自己,评价世界。

不过一部《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要完成这项目标并不容易,若是处理不当,就会像许多历史课本那样,既枯燥乏味,又无法获致思考上的提升,因此我认为一部合乎今天小朋友需要的中国历史,它至少应该做到:

一、情意的导引。它必须是有趣的,无趣与学习是画不上等号的。历史文化的传承,当在情意的沉潜与内敛中完成。为了狭隘的族群意识而操弄历史,固然谬误,然则为了价值中立而使历史的表情木讷,也是何其不幸。历史虽不是童话、小说,但把事实安排得生动活泼,让人印象深刻,文学的融入是必要的。它能使那些由年代、人物、事件堆积出来的僵硬记载,重新活出生命,产生思考与情感的动力。而历史场景的画面重现,亦有助读者进入想像时空。

二、系统的会通。「大题小作」是项艰巨的工作,将千年万载,众多繁杂的史实纪录,摘取、串联成简洁而又因果相续的结构,目的是希望读者能面对一个系统完整的中国历史,而非片断的人物故事。因为后者往往不能说明一些事件的前因后果与深刻意涵。比方说,王安石与司马光都是宋朝名臣,但彼此为何对立?谁才是好人?商鞅、王安石、张居正、康有为这些人都想变法,为什幺每个人下场不一?这些都不是单一故事能竟其功的,可是在脉络的叙事中,却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三、开放的理解。一部好的历史读本不在给予答案,而在不断激发讨论,无论在取材、结构、叙述上,都有鼓励读者发表观点的空间和留白。当孩子从历史中得到的行为典範够丰沛时,自然便能用来检视现实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反之亦能将积累的经验用来讨论、诠释历史,找出理据。我们深信,文本的诞生,不仅在于它的出版问世,更重要的是经由讨论所出现的思维场域。

四、人文的跃升。文明的脚步虽有蹉跎,然而它的方向与历程却彰显出奋力跃起的印记。这不独表现在政治的变迁上,同时也在一切艺术、文学、科技、军事、教育、学术……之上绽放异采。多元叙述的观点,可以避免传统局限于朝代更迭的单一视野裏。在汉族之外,举凡匈奴、突厥、契丹、蒙古、满、藏…….诸多民族的生活、文化、习俗上多有着墨,更意味着所谓中国并不在于种族、地域,而在于是不是有近悦远来、仁民爱物的王道思想。既然是以文化作为标準,那幺中国历史的範畴,就应该以祖先活动的辽阔天地为领域。这种自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互有杀伐,如今却又都称「中国」的弔诡中超拔出来的人文反省,终将点出人们对「国家」、「民族」的迷思,进而体会文化的真美价值。

我们深信,在孩子一生中记忆力最好的时候,能够弄清一些历史的关键脉络,那幺,无论是在人生经验的参照上,思考的逻辑训练上,以及全幅生命情调的追求上,都会呈现出无与伦比的力度。

历史的解释是与时俱进的,考据的新发现、新时代面对的新问题等等,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看法。历史的指标走到了二十一世纪,前此于一九八六年出版的《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已完成了阶段性任务。今天,我们出版新版《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是怀有更高的期许,当中国走入国际,世界走进中国之际,没有人能忽略它曾经历过的迷惘、困顿、荣耀和沉澱下来的智慧。期望新一代的读者,也能从新的视角、身分来汲取历史的养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亚太娱乐代理|送给将要启程的你|生活信息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