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亲被儿媳赶出牛棚,携本破书投奔养子,养子从此生活富足!!

2020-07-18

「要死就死外面去!别死在我家!」张惠芬颐指气使地对半躺在牛棚里的婆婆王桂香大声吼道。

王桂香颤颤巍巍地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稻草,佝偻着身子,拾起一个破布袋缓缓走了出来。

「锦鸿回来了吗?」王桂香问道。

「死了!」张惠芬噘着嘴,眼睛看着天上。

 

「他回来了,告诉我一声。」王桂香转身往牛棚走去。

「老东西,你进去做什幺!我没有钱给你治病了,你死我家里,白事的钱谁出!」张惠芬插着腰对着王桂香骂道。

王桂香流着老泪,哆哆嗦嗦地又走了出来。

母亲被儿媳赶出牛棚,携本破书投奔养子,养子从此生活富足!!

 

「把你娘家的土地证拿出来我就给你去治病!哟,是不是在布包里?」张惠芬一把夺过王桂香的破布包,三下五除二打开来一看,是一本破经书。王桂香平时在家喜欢拜神念经,张惠芬看着都烦躁。

张惠芬把经书狠狠摔在地上:「一本破书还藏着掖着,滚!老东西!」

王桂香佝偻着身躯,拾起地上的书,看着自己辛辛苦苦修建的土砖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了……

 

王桂香已经没有去处了,老公死得早,家里只有王锦鸿一个儿子。这幺多年来,在王家村里受尽了白眼才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儿子长大后,家里穷,本村的女孩子都嫁出去了,没有女孩愿意嫁给儿子。王桂香东奔西走到外省给儿子找了个媳妇,刚开始张惠芬还对能里能外干活的王桂香不错,但自从前年王桂香生病后,张惠芬就变了,变得小肚鸡肠,变得没有人性!就在今年3月,才过完年,王锦鸿出去打工,前脚刚走,她就把王桂香赶到牛棚里住,说王桂香病恹恹的,花了无数钱财治病了,还要她照顾,要死就死到牛棚里去!王桂香的父亲是以前村里的生产队队长,分地到户时,王桂香父亲分了不少土地。前几年她父母过世了,王桂香和死去的哥哥名下各分了一半土地。张惠芬一直要王桂香把土地证拿出来,现在到处搞开发,王桂香娘家的土地就在大马路边上,征地的价格很高,她想把地卖了换钱。可王桂香知道张惠芬的人品,死活不拿出土地证。今天好了,张惠芬乾脆把王桂香从牛棚里赶了出来,把她赶出家门……

 

母亲被儿媳赶出牛棚,携本破书投奔养子,养子从此生活富足!!

 

王桂香跌跌撞撞地走在村道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走着,走着,她就这幺一个人,走到了邻村杨小鹏家里。

「鹏子……」王桂香一看到杨小鹏,泪水哗啦啦地掉了下来。

「乾妈?你怎幺来了?你一个人走过来的?」杨小鹏急忙迎了上去,把王桂香扶进屋子里。

「鹏子,能给我点吃的吗?」

 

「有!乾妈,您先坐,我去拿。」杨小鹏端出一大碗饭放到老人的手里:「锦鸿哥怎幺样了?这幺冷的天,他和嫂子没送你过来吗?」

王桂香一边大口扒着饭,一边流着眼泪,一言不发。

这个杨小鹏不是王桂香亲生儿子,是多年前,杨小鹏父母躲避计划生育临时把才4岁的杨小鹏託付给王桂香的乾儿子。杨小鹏实际只在王桂香家里住了2年,虽然只有2年,但王桂香对待杨小鹏犹如亲生,杨小鹏离开后逢年过节都会提着大包小包来王桂香家里探望她,母子两人不是亲生,犹似亲生。

看着王桂香不说话,杨小鹏对乾妈家的事情与嫂子张惠芬的为人也心知肚明,他安慰道:「乾妈,您别想太多了,我也是您儿子啊!我父母如今都过世了,您就是我的亲妈,您在我家住着也一样的。」

王桂香就在乾儿子杨小鹏家安顿了下来,杨小鹏的老婆王春燕是王家村的,她对这个干婆婆也很好,一口一个妈叫得王桂香心都酥了。

杨小鹏和王春燕带着王桂香四处看病,花了很多钱,才60多岁的王桂香在他们两夫妻的照顾下,面色红润,病情渐渐好了起来。可王桂香还是放不下自己家里,她还是想着自己的亲儿子王锦鸿和儿媳张惠芬。

 

母亲被儿媳赶出牛棚,携本破书投奔养子,养子从此生活富足!!

 

一天,王桂香听说儿子王锦鸿回来了,她背着杨小鹏,拿着她那个破布包,一个人偷偷走回了家里。王桂香远远看到儿子锦鸿坐在家门前,媳妇张惠芬在门外拣花生。她腆着脸看着儿子说道:「锦鸿,你回来了!」

张惠芬把抓在手里的花生狠狠扔进竹篓里,叉着腰骂道:「老东西,你回来做什幺?想来拿家里的东西去给你乾儿子?没门!」

 

王桂香没看张惠芬,她双眼深情地看着她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王锦鸿:「锦鸿……」

王锦鸿咽了口口水,竟然低下头去,不敢去看母亲的双眼……

王桂香哭了,她嚎啕大哭起来,她怎幺都想不到,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也不理自己,她转过身,跌跌撞撞地走回来杨小鹏家又大病了一场。

 

杨小鹏两夫妻对王桂香真的尽到了一个儿子该尽的责任,他们两个忙前忙后,轮流此后着王桂香,为了治好她的病,把家里老母猪都卖了。王桂香看在眼里,苦在心头,病情缓解后,一天夜里,王桂香把杨小鹏和王春燕叫道床边,老泪纵横地说:「鹏子,春燕,辛苦你们了,是我害你们这幺操劳,妈对不住你们……」

春燕说:「妈,一家人您别这幺说,鹏子总在我面前说您当年对他的好呢!」

 

王桂香赧颜道:「当年穷啊,都吃不饱,哪有什幺好。」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哆嗦着手,打开她那个死不离身的破布包说:「我对不住你们,还想着他们两夫妻回心转意,哎……斗米养仇人,杯米养恩人,他们两个真的是白眼狼啊!他们一直想着我娘家分地时的土地证,可我知道,我只要拿出来,他们就会赶我走。鹏子,春燕,你们两个是好人,为了给我看病花了不少钱,土地证我给你们,你们去把村口的地卖了,应该能换不少钱,这个是你们该得的,不要推辞了!」

 

王桂香打开她那破布包,把书的封皮撕开,没想到里面竟然就是张惠芬朝思暮想的土地证。她把土地证递给杨小鹏,杨小鹏摆着手道:「妈,你这是什幺意思啊?给您看病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王桂香把土地证塞到春燕手里,她知道女人的心思男人们不懂。

春燕双手颤抖着接过土地证,拉着杨小鹏双双跪倒在王桂香床前:「妈,有了钱,我会带您去看最好的医生,您放心,我们给您养老送终……」

母亲被儿媳赶出牛棚,携本破书投奔养子,养子从此生活富足!!

杨小鹏和王春燕把土地卖了,两人在镇里买了套房子还有几个店面,做起了小生意,从此生活富足。他们把王桂香接到镇里住。镇里的医疗条件好很多,王桂香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白天帮他们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晚上到镇广场去跳跳广场舞。鹏子和春燕一直对她很好,她现在无事一身轻,对家里的儿子和媳妇,她是彻底死心了……

via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亚太娱乐代理|送给将要启程的你|生活信息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2016申博sunbe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代理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