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2020-07-15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2014 年,戴上 Google Glass 打网球的费德勒。


但在很多科技厂商的工作室里,AR 眼镜早已经不是什幺新鲜玩意,从路上的汽车到田间的拖拉机,AR 眼镜大大提高这些科技产品的生产效率,就连被失败博物馆收录的 Google Glass ,其实也还在发光发热。

丰田用微软 Hololens 造车

微软的 AR 头显 Hololens 诞生 4 年以来,在消费电子市场的表现并没有比 Google Glass 好多少,多次传出停产的消息,但却受到不少汽车厂商的青睐。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比如丰田就已经将 Hololens 引入到汽车生产线中,在位于日本爱知县的丰田总部,3D 数据应用计画经理 Koichi Kayano 就在使用 Hololens 进行车身喷漆和涂层厚度的检测工作。

据 Koichi Kayano 介绍,过去这些检测工作需要在每辆车上铺满一张有 500 个小孔的纸张,之后工作人员才能用超音波检测仪来确认涂层厚度是否準确。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这种检测方法的不足在于,製作这些用于检测的纸张和铺上车身都十分耗时,而且每次微调涂层后纸张的位置也要重新调整。

不过 Hololens 让工作人员跳过这些步骤,透过眼镜就能看到这些虚拟纸板铺在车身的效果,工作人员能都透过 AR 展示的 500 个小孔完成测试,这大大提高了效率,Koichi Kayano 表示;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同时透过 HoloLens 两款 MR 程式 Layout 和 Remote Assist ,丰田工程师可以在千里之外看到当地工作人员的即时模拟画面,在远程进行协作,完成设备检查和故障处理等工作。

此外,世界最大的全球能源公司之一雪佛龙也和微软签订了 7 年的合作协议,在公司全面推广 Remote Assist,用这些 AR 装置逐渐取代实地考察。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因为雪佛龙的设施遍布全球各地,过去公司几百位设施专家每年的飞行里程超过 80 万公里,经常花费数天时间在交通,如果全面用上 HoloLens 不仅能更及时解决设备问题,也能大大节约成本。

Google Glass 没有死

说到智慧眼镜,不得不提 Google Glass ,这款装置被认为是 Google 最失败的产品之一,还被列入瑞典的失败博物馆,与苹果Newton等不被市场认可的产品一同展出。

实际上 Google Glass 并没有死,在消费电子市场折戟之后,又在企业级市场「复活」了。

2017 年,Google Glass 以企业版本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再度回归,主要面向企业客户,涉及农业机械、製造业、医疗以和物流等领域,如今在一些公司使用 Google Glass 已经是像做 PPT 一样的必备技能。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在农业机械公司 AGCO 的工厂里,可以看到 100 多位工人戴着 Google Glass 进行工厂的场景,「Google Glass 就是他们制服的一部分,跟手套和头盔没什幺不同,在大部分工作时间都会戴着。 」AGCO 的业务流程改进总监Peggy Gullick 说。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在几年以前, AGCO 的工作人员需要使用平板电脑穿梭在不同设备之间进行记录和检查,Google Glass 则解放了他们的双手,工人可以用 Google Glass 的语音辨识和头部动作追蹤功能输入和传输数据,平板电脑被逐渐抛弃。

在换班的时候,佩戴者只要点击耳机的一侧说出「OK Glass」,就能用语音留言交代工作交接的内容。

据 Peggy Gullick 介绍,一开始工厂只採购 6 副 Google Glass 试用,不过效果却立竿见影,製程改进效率提高了 30%,品质检测时间缩短了 30%,甚至连新员工的培训时间也省了一半,于是很快把订单加到 100 副。

Peggy Gullick 认为 Google Glass 是一个「彻底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技术,儘管一幅眼镜的价格高达 1,500 美元,但与过去在爬上爬下过程中容易摔坏的平板相比,Google Glass 其实反而节约了成本。

智慧眼镜在消费端不见成效,但在企业端它们解放了工人的双手

现在凡是 AGCO 的员工,无论是什幺职务,入职后都需要接受使用 Google Glass 的培训,很多员工一週 40 个工时都需要佩戴它来完成工作。

除了微软和 Google ,类似的 AR 眼镜在工业领域已经越来越普遍。

Epson 的 AR 眼镜能让无人机驾驶员以第一人称视角看到镜头的画面,Vuzix 的智慧眼镜 AR 程式能帮助物流公司挑拣员加快货物挑拣效率,Daqri AR 头盔帮助建筑师和工程师在动态全息空间中进行工作……

这些 AR 眼镜在消费市场不成功,却在企业用户中重获新生,很大原因在于价格,去年推出的 Magic Leap One 创造者版本起售价 2,295 美元,而 HoloLens 的开发者版本要 3,000 美元,大多个人用户比较难接受这样的价格,但对于企业来说则更容易负担。

HoloLens 和 Google Glass 的案例已经说明了 AR 眼镜在工业领域的应用潜力,虽然像 HoloLens 这样较笨重的外形还有待改善,但做为生产力工具,要求也不必像智慧手机这些日常随身装置一样轻便美观。

儘管 AR 眼镜距离普通消费者的距离仍然比较远,但各大厂商在企业级市场积累的经验,其实也在为打入消费级市场做準备,毕竟苹果在研发 AR 眼镜也基本是公开的祕密了,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Google Glass 也会在消费电子市场再度「复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亚太娱乐代理|送给将要启程的你|生活信息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银河网址3980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下载